你的快樂是真的嗎? 還是在掩飾你的不快樂? 你曾不曾經有一種感覺來自一整個無奈?! 你覺得某些事雖然已經過了...但是對我的傷害卻是真實的存在?! 只要想起來...我就氣、我就無法控制自己情緒...。覺得那些人都可以來去逍遙做自己,甚至傷害別人?! 而我卻依然耿耿於懷的讓自己難過?!...

 

我的生命中,

出現了像這樣的朋友,

在臉書上,也有像這樣的朋友,

他們可能被愛人、朋友、同事、兄弟、姊妹、自己的父母、祖父母所傷害,或著只是陌生人…,

大部分是發生了某些事? 誰說了那些話? 誰做了什麼事? 誰又回應了什麼?

這樣憤怒不平的聲音,

有些人抱怨說出來...

有些人寫在網路上...

有些人選擇沉默...

我們會告訴自己:我現在不想再想,反正日子也是會過,久了我也不會再想了?!

但是,自己被傷害的事實已經存在。

 

而曾經我也是被傷害的角色,但我選擇這麼做...

我不是要教你原諒別人,

原諒別人那是何等的高尚情操?

平凡人就做自己能力可及的平凡事吧!

 

 

 

1. 活在指責的情境 

不可否認的,當時的我會告訴我的好姊妹,

而且是反覆地講,

自己一個人也會反覆地想...,

他怎麼可以這樣說?

他怎麼可以這樣做?

他以為他是誰?

他竟然...還...

我想大家都一樣,無論是向人抒發? 向人抱怨? 或是自己一個人在想,

都是這樣...指責的聚焦燈大大的打在那個人身上...

 

 

 

2. 反思自己是否也在推卸責任 

在人前的抒發,當然要合理化,因此我們會輕描淡寫自己的表現,因為目的我要讓你知道他有多過分?! 是吧?

但是在人後,只有我自己一個人,

我的目的如果依然是要自己知道對方有多過分...那不是沒有意義嗎?

因為對方在我心中的過份已經事確證鑿,無可否認了...對吧?

那我呢? 我說了這麼多、想了這麼多?

無非是想說都是他的錯、我如果有錯也只有做了什麼? 或說了什麼.....而已

 

 

 

 

3. 對他人認錯不是最難 

衝突時,對他人認錯? 或是別人對我們的認錯? 有時候的「對不起」是真誠可貴的。

有時卻是為了平息、停損、轉移才這麼做...

所以我相信「對不起」無論是誰說出口,雖然難以開口...但是卻不是最困難的。因為難的是...

 

 

 

4. 對自己認錯才是困難 

對自己認錯 = 是為他人翻供?! 也就是說之前我認為對方的錯,都是我的不正確的看見?!...這太困難了!

對自己認錯 = 是我不願意承認我是有聽錯、說錯、看錯、解讀錯。

對自己認錯 = 是因為事件只有一種,我卻用了多種的批判、抱怨、指責、折磨、消極的方式,來陪伴我自己。

 

 

 

5. 觀照自己內在的小孩 

無論別人是否真誠向你「對不起」? 或你是否有真誠的向自己「認錯」?

我們內在的小孩,

也就是那份像純真孩子只會接受,還不會反應的真實感受,已經受傷了...甚至心中有10000個幹。

說直白一點,也就是不爽、不舒服、很難過、很傷心、很想滔滔大哭...

 

 

 

6. 與自己對話,還原現場 (原聲原影重現) 

讓自己獨處吧! 這裡沒有別人,只有我自己一個人。

開啟記憶的攝影機,還原現場,原聲原影重現一次,所謂的攝影機影像陳述是我是來看影片的(旁觀者)

 

例如:

那年那一天早上,

爸爸、媽媽、妹妹還有我,一起去佛山朝聖,

陽光在冬天很溫暖,我們在佛山很開心,

就快中午了,膳房有提供免費素餐,

人很多但是都依排隊進入膳房用餐,很祥和安靜...,我也很期待菜色。

媽媽當時因罹患癌症,除了失去一隻眼睛的功能,也失去咀嚼功能,

我拿著料理機,到廚房去跟其中一位比丘尼說:「不好意思,我媽媽因為生病,不能咀嚼食物,是不是可以借我插座,讓我把食物打成泥狀,這樣我媽媽才能吃...。」

那位比丘尼說:「這…樣子喔...,你們這樣會亂了秩序...,好吧! 插座在那裡(她指柱子處),那…你們要在哪裡吃?」

我轉身去插插頭時,眼淚已經掉下來,我背著比丘尼的方向說:「我媽媽不會進膳房吃,我陪她到外面吃。」聲音很鎮定。

後來,我陪媽媽在廚房的柱子旁吃,那個比丘尼也去忙別的事了,

媽媽跟我說:「不好意思,還要讓你這樣被笑...,你趕快去膳房吃飯...。(台語)」

我說:「才不會被笑,有什麼好笑...。(台語)

 

以上的內容看影片的(旁觀者)敘述是不能有對錯、好壞情緒

 

7. 重新理解事情的始末 

這時候再加上情緒陳述

我當時的情緒是激動的,我無法理解比求尼怎麼會有那種嫌惡的表情?!

我很難過,面對母親生病的無奈,卻要堅強應對...心中也無限的感概,也很不爽。

 

但是我願意重新理解事情的始末:(這是扭轉的關鍵)

1. 並不是比丘尼就一定有佛陀的大愛

2. 當天人很多,狀況很多,比丘尼要處裡的事很多,她好像很怕秩序亂掉

3. 本來就很少有人可以第一時間理解我媽媽的病情需求,因為他們沒有遇過...

4. 比丘尼也是有答應我借插座的請求

5. 她問我們會在哪裡吃? 當時我因情緒激動或許誤解成:怕我們進去膳房吃?!

6. 比丘尼並沒有真的笑我們。媽媽是因為自己的病,怕我受別人異樣眼光,被笑...不是事實。

 

 

 

8. 不一樣的結果 (目的的真相)

整個事件只有一個過程,

沒有人跟我說「對不起」,因為我當時的想像並不是事實的全貌

我跟自己坦承,跟自己對話,不是為了幫比丘尼,是幫助我自己

我曾經因為這件事,說給朋友聽,說給家人聽,反覆想、反覆說...

為了表達很多想法:

想表達修行人不一定修得好?!

想表達癌症病人不能被歧視?!

想表達自己有多委屈?! 自己又有多堅強?!

但是,

其實我真正要表達的是…

認為我們已經不方便,你們應該要對我們好一點” 是這一點沒被滿足。

 

這個結果是連我自己都檢視了好多次,才看清楚 “目的的真相”

 

 

 

你應該也聽過鄰居老爺爺,還在為了當年誰對不起他...氣到發抖,

或許也聽過老奶奶,還在說 50年前誰騙了她的錢?!

我不想我的身體一天一天老去,而我的頭腦還盤旋著悲哀的陳年往事...

所有的事件,過程只有一個,解讀卻有千萬種,而解讀的 “ 目的 ” 只有自己會知道。

 

我喜歡一部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

一部盜夢者可以到他人的潛意識偷取某種事、或想法,

到夢裡改變結果...,

當然現今科技沒有辦法辦到。

但是

我發現人是可以 透過重新解讀自己的經驗,而改變不同的心態、看法、跟結果

當然事件的發生都是真的,

但是不要讓自己的情緒所虛擬出來的一切,

一直誤導、干擾、綑綁自己的生命。

這樣做,絕對是為了讓自己活得更好、更自在、更輕鬆、更完整,更快樂。

不是要原諒別人的錯誤...那種自以為是的謬論。

 

給為生命成長、為生活努力、為不想善人被人欺、為不想惡人被告狀、為不想當受害者、為不想當加害者、為不想老了還在提悲哀...的男朋友&女朋友。Ming

 

 

喜歡我的文章嗎? 請在FACEBOOK給我按讚 ! 或按分享傳出去吧!  

在其他網站轉載此文章者,請註明原文出處(含網址)喔~謝謝~

楊 名琴 | Ming's 名片
【時光機 壹壹貳柒號】紛絲專頁

加入我的【時光機壹壹貳柒號】粉絲團吧!

 

我最近的新文章... 

人氣最夯文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時光機 壹壹貳柒號】

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