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柳 光是這名字,就多麼詩中有畫又帶情意,

 

 

野柳 有爸爸媽媽年輕時的擁抱

 

 

野柳 我雖第一次到訪,但這名字早存在我從小的記憶裡

 

 

這裡有4000年以上女王頭的驕傲,

海風跟海水的聯手之作,

 

 

石岩上留下宛如沙漠中流沙般的漸層紋路,

 

 

黃褐色的岩岸受風化海蝕所呈現一個個不規則的洞溝,

 

 

有如密密麻麻坑坑洞洞蜜蜂窩的岩石面貌,

 

 

有獨特如海岸上放置一座座風中燭台的岩石形狀,

 

 

一大遍地望去皆如雨後冒出大大小小的新鮮蕈菇,

 

 

 

有如尖銳刀割的岩石切狀,彷彿可掀起地面一探海底...,

 

 

 

風跟海如此鬼斧的雕劃出別有洞天,

讓人一窺天海一線,

 

 

海水每每夾帶海砂來到岩石的蝕洞裡,

 

 

 

無數次來回沖刷,海砂在蝕洞裡不斷旋轉所磨蝕出來的壺穴與溶蝕盤,

 

 

這些特殊的地質景觀,每一景色都像是上帝的抽象畫,

 

 

 

為台灣北海岸又增添了吸引迷人之魅。

 

這裡的蝕岩變化總是存在巧思的藝術,美到讓我匪夷所思?!

 

 

大自然的萬物地岩海風是如何完美神工所留下的奧妙?!

 

 

開放陸客來台後,聽說天天有觀光團來訪,

 

 

 

許多藝術愛好者,駐點守候就為捕捉不同光線下的野柳,

 

 

更多人慕名驕傲的女王頭來此,

 

 

細長頸的女王頭受風化海蝕一天天的脆弱,

話說終有一天會將消逝在此,

排隊與她合影的人可是甘願大排長龍

 

每每看見野柳的風景照,

總是有一片蔚藍藍的海水打在岩石上激起浪滔滔的朵朵白色浪花

我到此的景象卻不是如此相同,

 

 

灰灰暗暗的天色...,

時而陽光微露,

時而飄起像霧一樣的雨,

也別於艷陽高照的色彩飽和,

 

我覺得這樣的畫面也很好,

 

 

彷彿呈現出陳久相片裡,

爸爸媽媽來此一遊的野柳,

 

 

如此的氣候恰如如此的應景,

有歷史味道的回憶最美,

也讓我目睹不同風采的北海石岸。

 

我們在野柳,

看著每一岩石歲積月累的節理,

 

 

 

細數著每一個獨一無二的貝殼,

 

 

 

玩著棲息在岩石侵痕上的海蟑螂,

 

 

坐在漂流來此的漂流木上,

 

 

望著一望無際的台灣海峽,

聊著我們的過去、現在還有未來

 

 

 

…………………………Ming`s 足跡……………………………..

 

野柳地質公園

http://www.ylgeopark.org.tw/content/info/GoodLink.aspx

創作者介紹

【時光機 壹壹貳柒號】

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